《东方乐器博物馆馆藏图录》出版

发布时间:2020-06-12浏览次数:11


文/史寅
      光阴荏苒,自1984年上海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林培安和应有勤二位研究员在苏州民族乐器厂首次提出我院应该建立一所乐器博物馆的倡议至今,30年弹指一挥间。今天当我站在东方乐器博物馆那充满人文气息的大厅,看着川流不息参观的学生和外宾时,心里真是浮想联翩、感慨万分。
      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高校博物馆的建设如雨后春笋,其凝聚大学优质资源、沉淀历史、传播文化的良好功能已成为社会的共识;随着世界格局的变化,民族学、人类学、民俗学以及民族音乐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蓬勃发展,保持文化多样性成为人们经常反思的问题。而东方乐器博物馆顺应了这两种社会思潮的发展,并且成为佼佼者。作为中国艺术院校中建立的第一个专业博物馆,它是上海音乐学院这个中国第一所高等音乐院校的骄傲,同样它也为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增添了文化亮点。
      东方乐器博物馆由"中国民族乐器陈列室"逐步发展而来,自诞生之初,它就秉持着为教学、科研服务的理念。无论是"中国古代乐器""中国现代乐器" "中国少数民族乐器"和"外国民族乐器"的展示布局,还是设立知识性展板、"世界民族乐器表演精粹"视频和"世界民族乐器检索系统",甚至采用讲解、讲座、表演一体化的展示及工作坊授课模式,都体现了我们为艺术院校学生建立自学课堂以及为音乐普及教育所做的努力。
      在我馆的500余件(套)藏(展)品中,反映中华民族优秀历史的原件和仿件展品贾湖骨笛、曾侯乙编钟、唐代琵琶、汉代錞于、战国铜鼓、明清古琴等,折射我院在中国乐器定制和改革中重要作用的古筝、革胡、扬琴等,展示东方乐器瑰宝和文化辐射的印尼宫廷乐器甘美兰、成套的印度、泰国、韩国、日本乐器等,以及反映我国55个少数民族灿烂文化的藏族洞钦、达玛侞、新疆十二木卡姆和西南一些已失传的民族管乐器等等,都精彩纷呈,让人流连忘返。在这里的确能够让外国人看中国,让中国人看世界。
      2008年、2010年我馆应邀赴湖北省博物馆和国家大剧院举办的两次"世界民族乐器特展";还随"上海高校博物馆联盟"在四川大学和上海科技馆举办多次展览,这些都使我馆的社会声誉和界内影响大大提高。此外,我馆馆长被推举为中国博物馆协会乐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加入欧洲网上乐器博物馆联盟(MIMO)的合作,与上海市及各区的各种合作协议,让我们得到政府和行业的大力支持。伴随当下的文化政策和日益增强的经济扶持力度,也都将鞭策我们继续前进,更上一层楼。随着这本"图录"的推出和网上博物馆的建设,都将推动东方乐器博物馆的科学内涵与服务不断提升。
      我们常说"东方乐器博物馆"凝聚了几代"上音人"的心血与汗水,这绝不是一句套话。虽然博物馆的功能与作用有目共睹,但是在大学,博物馆依然属于非常设机构,也没有固定的行政拨款。因此,如何保证向"只花钱不赚钱"的博物馆持续投入人力与资金的支持,是个不小的难题,也体现了校级领导的智慧与决心。应该说,东方乐器博物馆是非常幸运的——从首任院长、人民音乐家贺绿汀历次题写馆名,到前任领导桑桐院长数次撰写展馆序言,江明惇院长亲任馆长,张止静书记和杨立青院长划拨场地、编制,正式设立机构等的关怀与支持,无一不是东方乐器博物馆成长壮大的重要因素。今天,现任院党政领导更是以时代发展的眼光,从正规化、学科化建设的高度来要求和帮助我们。随着上音新的校园规划,我们将迎来全新理念及展示模式的音乐博物馆。
      另一方面,博物馆建设的成败又十分依赖于被我们称之为"博物馆人"的博物馆工作者及与其志同道合的专家学者的敬业精神。我们知道,搞博物馆建设和做教师或研究员大不一样,除了专业及建馆知识,还要有强烈的兴趣、执著的追求,特别是具有牺牲精神。因为坐而论道,"等、靠、要"是做不成任何事情的。正是由于他们的拼搏并感染着周边的人一起努力奋斗,才能挖掘一切资源,才能把握一切机遇,才有博物馆的今天。初创时期的林培安、蒋无间先生,长期指导我馆工作的杨燕迪副院长,院内外专家蒋郎蟾先生、赵佳梓教授、孙文研教授、应有勤教授、萧梅教授和吴毓芳女士等等,他们不但共同铸就了事业的成就,赢得了赞誉,更激励我们发扬这种精神,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最后,不能不提的就是社会的关怀与帮助。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博物馆,即使是国家办的博物馆也少不了社会组织和有识之士的帮助。在我馆不断成长的历史上,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上海音乐学院虽有不少民乐品种,但是没有苏州民族乐器厂的支援,第一个陈列室就无法面世;没有玉佛禅寺的捐赠,博物馆的4个展厅就有几个缺项;香港保健协会主席周文轩先生的慷慨解囊,让我馆增添了镇馆之宝和多媒体系统;西林禅寺、韩国京畿道文化院、阿根廷总领事馆、文华乐器厂 …… 都为我馆增光添彩;上海市教委、市文化(文物)局、上海市博物馆、徐汇区教育局等上级领导部门和行业指导单位对我们从精神到物质多方面地关心、支持,为我们鼓勇气、解难题,当然更为我们指引未来。
      今天,伴随着这本《馆藏图录》的面世,我馆又将迈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展望未来,我们不光着眼于增添新的乐器品种、开设新的教学模式以及举办更专业化的展览,我们的网上博物馆也即将在上海音乐学院官网、中国博协网站以及欧洲网上乐器博物馆(MIMO)上同时推出。还有上海音乐学院的新校区建设将使我馆迁入上海最繁荣地段的最具艺术标志性的建筑,这些无疑预示着东方乐器博物馆的明天将更加美好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