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具有上音特色的东方乐器博物馆——参观学习心得及新馆建设构想(一)

发布时间:2020-06-12浏览次数:11



文| 史 寅

      十三年时光如流水,我自2001 年接手东方乐器博物馆建设至今已变换和兼任过多项工作,但无论身份和工作重心怎么变,博物馆长的担子我是不肯卸的。为何工作会变我说不清楚,为何不变我却明白,就是对乐器博物馆的热爱和对这份事业的追求,况且我的心与博物馆的工作一天也没分开过。地处上海黄金地段的音乐学院,校园改造和搬迁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博物馆也由校园内搬迁至校外,
看到由此给本院教学和利用带来的不便,我和许多教授一样,感到十分惋惜和烦恼。现在,伴随上海音乐学院新的校园建设规划,一个打造全新的东方乐器博物馆的愿望又在我的心中激荡。是啊,历经30 年风雨,饱含我院几代领导和专家心血的东方乐器博物馆几经转折却日益壮大,成为我国艺术院校中成立最早、规模最大、藏品最多、接待人数最多和社会影响最广泛的音乐类博物馆。
      畅想未来,高兴是一时的,甚至是瞬间的,接踵而来的却是压力乃至焦虑。一是博物馆至今身处校外,二十分钟的路程真的变成巨大的障碍。尽管对外服务功能日益彰显,可社会赞誉远不能替代为教学服务、为校园添彩的愿望;二是近年来中国高校博物馆的发展蒸蒸日上,无论在建筑规模、展品档次和服务模式方面都飞速提高。且各艺术院校兴建音乐博物馆之事不绝于耳,虽然事实证明不是有钱有人就一定能办成,但后来者居上却是随时会发生的;三是在新校园建设规划中可能预见之前景是难以乐观的,别的不说,单单面积大小这一起决定性作用的关键问题都不太可能达到我们的最低指标……
      但是,前途永远是光明的。近年来教委和学院领导不断对博物馆提出为学校教学和为城市文化做贡献的新要求,同时加大资金投入,让我们在科研和管理方面的条件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善,让大家看到了美好的前景。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机遇,我们必须提前做好规划和各项准备,迎接博物馆的再次飞跃。
      为此,我将近几年来参观学习得到的知识,融合十余年博物馆工作所积累的经验,探求在我院可能的条件下,制订一个能够满足教学、科研、接待、为社会服务等多方面需求的最佳方案。
      一、国内外相关博物馆的分类比较和参观心得
      近几年,随着我馆社会交流的增加,特别是我被选为中国博物馆协会乐器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和我馆即将加盟欧洲网上乐器博物馆(MIMO)项目、中国高校博物馆育人联盟和上海高校博物馆联盟,让我有了很多的学习机会。我有选择地参观了一些与我馆专业有关联和有参照性的乐器博物馆以及高校博物馆,收获非常之大。它们分别是:
      1. 日本国立民族学博物馆
      2. 比利时皇家乐器博物馆
      3. 法国音乐城乐器博物馆
      4. 日本大阪大学乐器博物馆
      5. 湖北省博物馆
      6. 国家大剧院(展廊)
      7. 北京大学赛考克艺术博物馆
      8.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武汉)博物馆
      9.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博览园
      10. 中央音乐学院乐器陈列室
      11. 闵行区博物馆(乐器一厂博物馆)
      ……
      在对以上这些馆的学习考察中,我是带着比较、借鉴和筛选的眼光去看的。尽管它们在许多方面与我馆的情况大不相同,甚至"没有可比性",但是对它们的认识和借鉴影响到我馆未来发展的价值取向。下面根据各馆的特点和我的感受,对以上博物馆进行分析和分类:
      1. 有国家(皇家)背景,以典藏重器或历史精品,展示博物馆的雄厚实力——湖北省博物馆、比利时皇家乐器博物馆和法国音乐城乐器博物馆即属于此类。
      湖北省博物馆是国家一级博物馆、馆藏文物20 万余件(套),其中国家一级文物近千余件(套)。有中国规模最大的古乐器陈列馆。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青铜乐器曾侯乙编钟等大批珍贵藏品,使该管馆在海内外享有很高声誉,也奠定其在中国博物馆中乐器收藏的"龙头老大"地位;
      比利时皇家乐器博物馆和法国音乐城乐器博物馆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大、最有名的乐器专业博物馆。由于其历史悠久及"国立"背景,所以规模很大,藏品极其丰富且含大量古典珍品,近万件展品还只是馆藏的很小一部分。给人的印象是绚烂多彩、源远流
长。在他们的展陈中,无不显示出对欧洲经典文化(艺术)的骄傲,而部分亚非乐器则展示文化多样性和其藏品涉及面之广泛。
      在展览方式上,他们大都按种类分列,图文说明一般针对展品本身,较为简练。比馆为展品配置的音乐随身听让观众"走哪听哪",十分丰富和便捷。法馆则有部分视频和随身听解说,他们设立的乐器表演现场互动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两馆的"图录"和观众手册都很简单。
      2. 以资金、科研为依托,打造文化航母——日本国立民族学博物馆就是经典之作。这所在原世博馆址上建造的国立博物馆,体量很大,藏品极其丰富( 展出一万余件,收藏二十万件)。收藏有世界各民族的各种物品,乐器只是其中的很小一部分。整个展出琳琅满目、目不暇接,与"世博会"形式相仿。
      这是一个研究型的博物馆,有四十余名研究人员。刊物、会议、研究成果颇丰。在展陈、宣传及导览形式上也全面显示出深厚的研究和资金实力,其中给我印象较深的有几点:
      (1) 展厅采用的黑色金属网格状背板可以任意、随时安放各类展品,美观、方便、高档。只是和观众零距离接触的安保和裸展的卫生问题在中国难以解决;
      (2) 大型图录和小型手册为观众提供了收藏便利;
      (3) 图文介绍深浅适宜、与实物展示相得益彰;
      (4) 各种电子导览一应俱全:序厅导览大全、随身多语言介绍、触摸屏个性导览、各展区视频背景介绍真是蔚为大观;
      (5) 内设图书馆也是应有尽有。
      3. 发挥高校传统学科优势,建立"高起点、高品味、高规格、学地两用"的新型大学博物馆——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博览园、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武汉)博物馆和北京大学赛考克艺术博物馆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1)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博览园有五个博物馆及巨大的室外空间,作为中国的大学博物馆,其规模之大和展品之丰以及教科书般的图文介绍乃叹为观止,同时,其作为科学实验基地的功能也体现了它的独特优势和长久的生命力;
      (2) 北大的展览虽不觉出众,可图录却赏心悦目,显示最高学府的品位;
      (3) 两个"地大"的博物馆真是让人目不暇接,其展示模式与教科书一般,内容翔实、条理分明、实物与图文交相辉映,在羡慕其雄厚经济实力的同时,也为其行业、学校团结一致,倾力打造的决心所折服;
      4. 集中优质资源,展现品牌优势——国家大剧院(展廊)、日本大阪大学乐器博物馆、闵行(民乐)博物馆和中央音乐学院乐器陈列室均属此类。这些馆与我馆不无相仿之处。
      (1) 国家大剧院作为中国最高艺术展演机构,其拥有的演艺资源得天独厚,她通过展览,讲述了舞台背后的故事,从而进一步挖掘了艺术作品的内涵。同时,在这儿举办各种艺术类展览,又使她成为世界表演艺术品的集散地,大剧院每年举办几十次流动展,参观人数几十万,其文化辐射力非比一般;
      (2) 大阪大学乐器博物馆建在校内一栋大楼的四楼,以展示日本及亚洲乐器为主。面积不大,品种、数量很多,排放较为密集。图录详尽,对外开放度低;
      (3) 闵行(民乐)博物馆以上海民乐器一厂的博物馆为基础,以展示其生产的产品为主,体现历史、名人和乐器改革。它有厂里雄厚的资金和技术推动以及闵行政府的支持,发展前景不可小觑。只是该馆与我馆同处一个城市,同类型的博物馆一定要错位发展,不然既失却特色、又相互损伤;
      (4) 中央音乐学院乐器陈列馆——陈列样式和收藏品种与我院相仿。藏品较少、场地较小、不对外开放,影响力小但与教学的密切程度较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