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乐器博物馆藏甘美兰乐器初探(二)

发布时间:2020-06-12浏览次数:11




文| 邢媛

      (二)甘美兰音乐文化
      甘美兰是千百年来口头传承的艺术,它的演奏者涉及到社会的各个阶层。除了活动于宫廷与政府电台的职业演奏家外,还有数以千计的半职业或业余的演奏团体定期举行演奏活动。在城市里,只有有钱人家或贵族才拥有甘美兰乐器。它们常在一周里对邻居或想演奏甘美兰的人开放一两个晚上,供人们娱乐助兴。这些活动一般于傍晚开始直至午夜,由来宾们轮流演奏。人们席地而坐,或饮茶或吸烟。甘美兰的演奏为来自社会各阶层的人们提供了一种相互沟通和理解的极好方式。
      甘美兰可以运用于祭祀、音乐会、舞蹈和戏剧表演等不同的场合下。譬如,在民间"颠迷舞蹈"的伴奏中,甘美兰音乐(旋律重复的基本原则)发挥了重要的功能作用,对舞蹈者进入颠迷恍惚的状态有着引导、延续和催眠的作用。
      在日惹与梭罗两个宫廷内都有古老的完备甘美兰(sekaten),它的历史可追溯到16世纪。1775年中爪哇的马塔兰王国分裂成日惹与梭罗两个王国后,两个宫廷的甘美兰演奏、舞蹈与皮影戏表演逐渐形成了各自微妙的风格差异。梭罗素以精美的柔声风格的甘美兰演奏著称,尤其是华丽的根德尔与热巴布的演奏风格。日惹则以宏声风格的演奏见长,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罐锣演奏技巧与萨戎的雄浑的风格。如今,这两者风格有一种融合的趋势。
      甘美兰还有着非常重要的宗教功能。在印尼,甘美兰常常在宗教仪式和各种庆典应用,也常常用来伴奏舞蹈和皮影戏(wayang)。甘美兰的演奏者同时要对诗歌以及舞蹈熟悉,而舞者以及皮影戏的匠人(dalang)也会非常了解甘美兰的音乐,以便一起演奏。单纯的甘美兰表演(klenengan)又或者在电台上播放也很常见,但却较少会像西方那样在音乐厅里演出。
      在印尼几乎在每个正式的庆典都会有甘美兰。例如皇室苏丹(Sultan of Yogyakarta)的巡游庆典。有些甘美兰乐队只会在独特的节日应用,如Gamelan Sekaten通常只会在穆罕默德诞辰(Mawlid an-Nabi)演奏。在峇里天主教教堂的典礼上也会演奏甘美兰。
      在峇里,甘美兰的乐器通常都存放在一个社区的会堂(balai banjar),因为当地人认为所有乐器属于整个群体,而不是各自拥有的乐器。会堂的墙壁有透风的空隙,令乐队(sekaha)练习和演奏时,整个社区都可以欣赏到。一些甘美兰用来作为进场曲和散场曲(例如乐曲Udan Mas),有部份乐曲亦被视为神圣的,能够赶走邪灵。
      在雅加达,甘美兰经常在电台广播,除了平时邀请专业的甘美兰乐队演奏音乐和说唱形式的戏剧,每逢Minggu Pon的日子(爪哇日历里每35日一个循环)都一定会播放甘美兰。在爪哇的宫廷传统,甘美兰通常在一个凉亭(pendopo)演奏。因为是户外的环境,为了使乐器的声音能够传播得达,乐器会安放在一个空心的平台上,以加强音响的共鸣。现在不少欧美国家亦有甘美兰乐队,但常常会在音乐厅演奏,偶尔也会加上舞蹈和皮影戏。
      甘美兰乐队(sekaha)通常由一位师傅带领,他负责撰写乐曲以及教导其它乐师演奏,通常甘美兰乐曲只是一个基本的草稿,再由成员演奏时加入即兴的元素。乐曲通常并非不变的作品,乐师习惯从已有的乐曲上不断加上新意,除了一些神圣的歌曲是固定的,其它乐曲通常经过长年累月才逐渐定型。
      与西方乐器的演奏不同,一位优秀的甘美兰乐师,必须熟谙甘美兰的所有乐器,一件一件从头学起,并且要深刻理解相关的姊妹艺术形式。而且,在很多表演中,特定的伴奏音乐与特定的场景相结合的。音乐家们都必须知道,什么音乐作品该在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进行表演。参与性多与聆听、欣赏,也是甘美兰与西方音乐的很大区别。
      甘美兰音乐的演奏传统上是男性参与的,女性在其中只是担任歌唱部分。甘美兰乐器中唯一被认为适合于女性演奏的乐器是多八度铜排琴根德尔,这是甘美兰中演奏技巧与音乐表现要求较高的乐器之一。如今,妇女的加入已习以为常,没有什么清规戒律,只要她具备熟练的演奏技巧,尤其是她丈夫、父亲与儿子在当地是有身份的体面人物,人们是可以接受她们的。总之,甘美兰中的男女混同演奏是愈来愈普遍了。
      甘美兰音乐精美有序的多声部结构犹如是爪哇社会的真实写照,好比爪哇的语言和礼仪其复杂的相互关系却被熔铸到最低的程度,以至于心领神会、不言自明。每一件乐器演奏的每一个音符似乎是经过精心的安排,但一切又都是那样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人声开始进入,就象渠水注入稻田,所有的乐器相互问答、彼此照应,直到句段锣的出现;于是对新一个片断的期待又开始到来,直到最后的尾声。
      甘美兰是一种非常平和的音乐,即使是在宏声乐队里为那些表现战争场面、舞蹈以及皮影戏的伴奏中亦不乏平和。与中国古代的礼乐的教化作用相似,演奏甘美兰对每一位演奏者来说,是一种约束自己的方式。无论从精神上还是行为举止上都必须合乎美的规范。甘美兰音乐是一种集体的行为,是一种分工协作的艺术。它要求个人具备一种默契的、相互配合的能力,时时处处克制自我,不得有凌驾、超越集体的情感;避免任何炫技的表现。爪哇的习俗与艺术时时提醒和告诫着人们努力去到达一种理想的状态——平和、超脱。